澳门新葡亰网站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文化旅游优秀作品选登

舟曲节日

来源:心在舟曲  发布日期:2019-04-24 17:43  浏览次数:700

舟曲节日

方刚


博峪采花节

       谁泼出鲜艳的颜色,彩绘博峪?杜鹃、马兰、芍药,以及更多的花,纵情伸展茎形的向往与瓣状的热爱。宁静如冰雪,动荡如波澜,每一朵花都开成梦的形状。

       这些山中女子,争相打开香艳的爱情,纯洁、热烈、蓬勃,大声喊出爱,蓄满向上的力。

       采花节也是女儿节。藏乡女儿服饰艳丽,环佩叮当,辫子瀑布一样飘逸。这些会走动的花朵,有一双巧手和一颗灵慧的心。她们上山采花,一种女子与另一种女子相遇,一种花与另一种花合体。

       把莲芝姑娘的传说再讲一遍,关于真善美,让人爱,也让人疼,暗示宿命。

       一个藏乡女子走进花的隐喻。小时候,晃动蓓蕾,在风中张望春天。少女时代,在一首民歌里摇曳绯红,爱情悄然成熟。出嫁时,一枝桃花灼灼地开在脸上。婚后,一双手不停地翻飞,在农事与家务里一点点流失红,落花纷纷扬扬。当她从一首民歌里退出,已经很老了,喜欢讲述采花的往事。

       采花节里,她们祭拜花神,许会开花的愿望,把采摘的花一一插在头上。

五月,博峪万紫千红。


巴寨朝水节

       怀感恩之心,靠近水。白龙江以合适的墒情润泽家园,养育渔歌、牧歌、茶歌、酒歌,炊烟大片分蘖、拔节、抽穗、扬花,飘荡香喷喷的饭菜味道。

       一个女子汲水,喂养爱情,怀抱喧响的陶罐。几个孩子戏水,年轮里沁入密密的水纹。一群鸭子潜水,荡起一圈一圈宁静。

       循一支民谣,掀开泛黄的农耕史,一头牛驮着“五谷丰登”的愿望,平平仄仄行走,农人倾尽汗水淬出一捧金黄,弯腰论证耕耘与收获的关联。

       渔夫要在船上颠簸一生,打捞一尾尾鲜活的日子,傍晚归来,满载一舱幸福。

       有人经商,走水路,远去的帆影被一双眸子里的春水淋漓湿透。

       怀虔诚之心,朝拜水。水是吉祥,水是祝福,水是财源……水是圣水,——用明目泉、健身泉、长寿泉、聪明泉浇灌自己,能获得平安、好运与宁静。

       怀敬畏之心,远离水。时有水患,一册册家谱浸泡在水里,留下旷日持久的疼痛。洪水退却,在原址上盖屋,炊烟重新伸展葱茏的叶子。涛声依旧生生不息。

       朝水节上,在巴寨朝水,一个人也会变成一滴水。


东山转灯节

       东山是一种情结,让人向往第一缕晨曦,彩霞满天,红日喷薄。

       想在鸡鸣犬吠里寻找沾着泥土的身世。村庄泊在山洼,像一团旧时光。从高处看,田园锦绣,炊烟飘升成乡愁。

       扎灯的老农讲述转灯节的来历,眼中跃动一丛火焰。

       从前,一个女人掌灯,把一扇窗口晕染成祥和的样子,如豆灯火释放光明与温暖。

       夜归的人,远远看见自家亮着灯光,心中就会涌动春天。

       后来用上电灯,生活亮亮堂堂。

       灯是牵引,这“国泰民安”,这“风调雨顺”,这“丰衣足食”……催人向上。

       迎灯送福。以足够的虔诚靠近灯火,就像小时候那样,扑向母亲的怀抱。

       转灯踩道。走在通往幸福的路上,每一步都坚实。

       东山转灯节喧闹,一盏灯又一盏灯汇在一起,欢乐重重叠叠,日子红红火火。


坪定跑马节

       哒哒的马蹄。一百匹马奔往春天。

       青苗时节,须迸发激情、速度与力量,迸发对丰收的向往。人们提前闻到青稞酒的香味。

       平时,这些马驮着沉重的农事,保持倾身的姿势,给生活以前进的力。

       平时,这些人在田间起伏,用汗水浇灌葱茏的炊烟。

       一座雄关散发硝烟味道,关于人与马的故事融进民俗,衍生英雄传说。

       从前,总有烽火把生活烧出疼,掠夺与反掠夺,溅起大面积哭声。失了关隘,夺了关隘,一面被困的旗帜失血不止。有男儿挺身,站成一堵墙的样子,保卫家园。一匹马嘶鸣,在军旅诗中踏出铿锵的韵脚。

       从此,马成为一种象征,有时高于仰望。

       跑马节上,坪定人心中响着哒哒的马蹄。


天干吉祥节

       用原始的方式祭祀,许下吉祥的愿望,那么庄严与神圣,那么欢快与热闹,天干吉祥节是一部史诗,年年被续写,年年被吟诵。

       天干人在吉祥节中寻根。村庄史的扉页写着迁徙,一行烟火明明灭灭。先民逶迤而来,在此处找到土,扎根,辛勤耕种姓氏、方言、民俗、宗教,乡情大面积洇开。

       山让生活隆起而多皱。须怎样绷紧身子,才能找到人与山的切点,山民被一条山路牢牢拴住命,弯腰的姿势深度磨损。采集,野果成熟,一树一树灯笼,能不能照亮通往甜蜜的路?狩猎,人与兽相互依存,又相互为敌。耕种,踩着时令、节气、雨水这些名词,使用播种、施肥、收割这些动词,把自己深深戳进泥土。

       灾难。狂风暴雨、泥石流有时碾压生活,人们猜想,必有狰狞的妖魔,想把什么撕碎。他们插箭、煨桑烟、喝溪水,驱除妖魔,迎接吉祥。吉祥节在民俗里积淀,源远流长。

       现在,人们破除迷信,在吉祥节上载歌载舞,抒发热爱、眷恋与感恩,大地荡起层层叠叠的春天。


       作者简介: 方刚,网名被春天流放,男,1967年生,河南省信阳市罗山县人。先后发表诗歌作品3000多首,出版有诗集《枕上江南》《回望乡村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