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新葡亰网站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文化旅游优秀作品选登

大美甘南 舟曲记忆

来源:雅语清吟诉流弦  发布日期:2019-02-24 11:02  浏览次数:545

石头,真正意义的舟曲


石头、石头、还是石头!

石头说话的舟曲,人无需说话。

石头说话的舟曲,咫尺即天涯。

石头敲打经年累月的沧桑,厚重的史书任风镌刻。

石头垒砌的舟曲,石头对话的舟曲,石头思念石头的舟曲,石头和石头相亲相爱的舟曲。


有种信仰,坚硬不屈。

黑暗之中,起起落落的石头,垒砌记忆质地坚硬的骨骼。


当两米深的朝阳穿透白龙江时,三生石上,浣纱的羌女不言不语,羌女好像有很多心事,羌女粉红的脸颊在桃林深处脉脉含情。

而家门前的石头旁,伊人如风,日思夜想的前世,桃花开了三生,桃花落了三世,桃花啊桃花,梦回千年,山河易碎,情缘难了!


化为齑粉的石头,融入厚重的大地,化入尘埃的骨血。

时光和背影,在石头铭记的日月里,记载着石头一样坚硬的诺言,保持石头一样的厚重和执着。


白龙江,孤独空寂的水流


白龙江为嘉陵江支流,曾名桓水、羌水、白水。

白龙江水丝绸一张的质地,爽滑如缎,质地优良,充满张力。

白龙江一路咆哮,一路呐喊,穿山而去,直抵巴山蜀水,直抵远方的远方。

在白龙江畔,我独饮秋风,独饮星光,独自在一片慢慢老去的黄叶里,点燃火红的思念,以及思念之外的寂静。


红衣僧人的目光清澈明镜,白龙江畔的寺院法号声声,一滴水、一江水,佛语在经幡上展读岁月和轮回。寺外,红尘纷扰。

头顶的云彩,空寂而辽远,云彩轻轻掠过,时间发出丝丝的声音。铭记一句诺言时才发现,信守承诺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的。

 

我的乡愁被白马牵走,行色匆匆的只有前世的记忆和苍白的诺言,夕阳西下里,归于空寂仅是我的叹息。


秋风寂寥,江流久远,任黄叶翻飞与时空之外,大美舟曲,心存感激的我愿在青藏边缘设宴,在白龙江畔设宴,以江水代酒敬天敬地,我的舟曲,今生今世你将是我永恒的牵挂。


翠峰山,倾听遥远的佛语


据史料记载,翠云寺历经八次重建,渐次扩大,方有如今之规模。

翠峰山,重峦叠嶂,祥云滚滚;香客至,拜翠云寺,心诚则灵;晚照间,目击天涯,心如明镜。


柏木相视,柏木优良的基因,好比神界的种子,落地就生根发芽开花结果。

彩陶和香火,山谷和野花,在云海之上,在神灵之上,让心来一次真正的飞翔。


无风有月的夜晚,经文窃窃私语,佛经解密,智者自知,香客哑然,嘛呢石保持无语,不灭的信念依然传递。


隐隐的牧道归于寂静,时光的牧群归于云烟,我的到来或者离去,在某种意义上,是没有一点意义值得记忆。

此刻,词语失忆,文字哑然,美丽之外,还是美丽。


新区,适合思念和怀旧


前后左右都是山,山外亦有山。

整洁干净的新区,万物乃再生。


峰迭新区属于泪水涅槃,也属于全新岁月。

罹难淹没于阵痛的血泪,在意外之意外后,谁都不愿提及。


十一月的某一天,初冬的新区无雪亦无风。

无法触及心灵的依然是,对家园亲人最深的思念。含情脉脉的女贞子与我曾对视,柿子树挂满红色和忧伤。

银杏叶金币一样,在轻轻的风里洒落一地,好比时间的薪水在集中发放。


在新区,风尘抖落于白龙江,月光倾斜于白龙江岸,往事在雪花敲打的流年里向我走来。

夜以继日的爱与哀愁似白龙江水,浸润在殊途同归的思念里,而思念,一泻千里,永不停息。


日月轮回,四季常在,不常在只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。

——愿人世安好!


坪定,我想起了一株草


天宇明净,流云轻盈,掠过长空的鹰在安宁的坪定,慢慢打量着陌生的云朵隐入时光深处。

秋天来得很轻很柔,大片的垂穗披肩草迎风而立,枯黄的外表之下,是一颗丰足惬意的心。


一株垂穗披肩草,在九月初六的黄昏,在火红的晚霞中落下最后一滴泪,而另一株格桑,却在洮河边安家落户,隐入山水画里墨迹渐深的暮色。

等到多年以后,无数次的花开花谢,迟暮的岁月里,不经意打开记忆之门才发现,山外有山的舟曲,在山高水长的思念里,越来越近。


在坪定,我想起一株草,一株葳蕤于唐诗宋词的原野最边上,靠着一场又一场的野火焚烧轮回到了今日。

面对大自然时,人无需故作,最真的你就应该用白云做哈达,向大地和长天致敬!


黑夜,我想到了很多


黑色,安静,流水一样的质地。

江水,嘶哑,时光一样的远去。

黑色占据今夜,匆匆而逝的是黑色的时光,黑色包容安宁,黑色穿透水流。

黑色的风,从黑色的河面迈着黑色的脚步,奔走于黑色的苍茫。


黑色的夜幕之后,黑色还在继续,黑色谈情说爱,黑色也会无语。

黑色的狂热,黑色的眸子,黑色的温柔,爱情展读黑色的夜。


黑色的夜,黑色的小铁桥,黑色装饰盛夏之黑。

休斯的河流是黑色,向东的洮河是黑色,向南的白龙江也是黑色的,黑色的水声里,黑色的鱼儿面对黑色的天空发呆,黑色充满五味。


立夏之夜亦是黑色,黑色的水流,注入无边无际的黑夜。

唯一的牵挂,在黑色之中,黑色渐渐清晰,黑色渐渐浮出。

是黑色。

而有关黑色的记忆,并不像黑色之外的苍白那样……


诗文作者:晴天原名杨延平。男,藏族,出生于1979年8月,甘肃卓尼人。1996年开始写作,诗歌、散文诗散见于《散文诗》《散文诗世界》《星星?散文诗》等报刊杂志。